其命惟新·广东美术大家探踪6:笔墨当随时代

编辑:小豹子/2018-10-12 15:14

  其命惟新·广东美术大家探踪6:笔墨当随时代金羊网2017-08-30 17:55:27

  如果说,岭南画派的语言是“二高一陈”首倡的,但用这种语言写出最好文章的是关山月与黎雄才,二人在山水创作方面,把岭南派艺术推向一个新高峰。

  新时代要求新山水,这对岭南画派来说有天然优势。高氏兄弟所创立的重视写生、反映现实的价值观,与新时代有相合之处。可以说,李可染、陆俨少、钱松岩等,在1949年以后,在笔墨语言上都有一个“文言”转“白话”的问题,这都曾给这几位后来的大家带来极大的苦恼。而岭南画派本来就是用“白话”的,两个时代之间几乎可以无缝接驳。关山月上世纪四十年代创作的《岷江之秋》《黄河冰封》及《祁连放牧》,已经是新山水的初试啼声;而1954年黎雄才的《武汉防汛图》,是以经典范式昭示新山水的无限空间。如果说,高剑父、陈树人等人的山水画是《尝试集》,关黎二人的作品,可以说是中国山水画史上的《女神》。

  新语言与新题材互为表里——1949年后,长期战乱结束,进入和平年代,大兴造、大建设——移山、填海、治水、造林等场面给予了他们创作的客观素材,而山水中的人物也从传统山水的点景式雅士转变为画图灵魂的劳动者。关山月的《钢都》《煤都》《长白山林区》《绿色长城》,黎雄才的《武汉防汛图》《三门峡》《青海龙羊峡》,都是现实进入山水,山水反映现实的佳作。

  重写生,但要警惕自然主义的平庸,这对于岭南画家来说尤其重要——其中毛泽东诗意图和革命圣地的创作,对于岭南山水画的意境升华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毛泽东诗词特点是画面感极强,如“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暮色苍茫看劲松”等等,关黎将诗中之画,转化为画中之诗——而这种诗意,与古代文人所追求的雅逸高冷,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意境。

  关黎都是高剑父的学生。以山水画的实绩论,无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关山月雄健宏阔,望之有越大越壮之气;黎雄才苍润浑厚,对之有愈久愈永之韵。但由于书法不如老师,所以在花卉方面,二人都未如老师的笔意澜翻。·罗韬·

  关山月:为祖国山河开新境

  

  寻访:一直坚持给乡亲寄钱

  除广州美院关山月故居外,关山月另一座故居坐落在阳江市江城区那蓬乡果园村。

  如今,这座四合院青砖木梁,外观保存完整,门口悬挂着“关山月故居”匾额。进入故居,大厅没有摆设家具,仅存放一些照片,部分房间甚至堆放杂物。关山月侄孙关大勇在此故居旁建起房屋,照料着这里。

  以春联浸水做颜料

  关山月出生在一个书香之家,祖父是清朝拔贡,父亲是一名教师。1912年,凤凰彩票网(fh643.com)关山月出生后,这个书香之家开始中落,只剩下几亩薄田,其余全靠父亲一杆教鞭维持生计,家族中兴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关山月身上。关山月自小喜欢画画,经常在晒谷场用瓦片画画,用木炭在墙上乱画。但父亲认为画画没有出息,一直反对,母亲却在默默支持。

  关大勇说,那时候穷,关山月就在村里撕春联大红纸去浸水做红颜料,各种水果都成为他提取颜料的原料,一直坚持画画。这全是他母亲在背后默默支持。有时候,老人家走40多里路到山上砍柴,再走20多里路去卖,用血汗钱换回一两刀竹纸。当时没有画谱,没有画书,关山月看到什么就画什么,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他的题材。

  1931年,关山月外出求学于广州,随后被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剑父收入门下。

  在关大勇眼里,果园村永远是关山月的牵挂。关大勇说,关山月一直坚持给村里的乡亲寄钱,乡亲到广州探望时也嘘寒问暖。村里修建广场时,关山月女儿关怡还出资帮忙。

  曾赠画作贺晚报复刊

  高剑父“笔墨随时代”“大胆落笔、细心收拾”的理论和实践,对关山月一生影响深远。

  1937年,在抗战的动荡时期,关山月跟随高剑父从广州转移到澳门。因为亲身经历了颠沛流离的逃难生活,关山月创作了一大批抗战题材的画。

  1939年开始,关山月用画笔为抗战服务,先后在澳门、韶关、曲江、桂林举办“抗战画展”,真实地描绘劳苦大众在日寇铁蹄下的非人生活,激起同胞的抗战热忱。

  关山月的画作充满深厚的民族感情和爱国主义精神,1949年后,他更加深入生活,作品表现出他对生活的新发现。

  

  关山月赠予《羊城晚报》的作品

  关山月一直视《羊城晚报》为他的老朋友,所以,在《羊城晚报》多个创刊、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复刊周年日,他都送出字画,以示祝福和关爱。

  点评:以鲜活感受开拓传统笔墨内涵

  岭南画派对革命精神、时代精神、兼容精神的张扬,目的就是为了创新,这是岭南画派发展的动力。关山月继续和发展了岭南画派的新文化精神,并且在创作实践上努力超越。

  关山月的超越在于重大题材的开拓和时代精神的体现上,这也正是岭南画派绘画革新的灵魂所在。1949年后,关山月用画作描绘新中国的景象。例如创作于1954年的《新开发的公路》,群山峻岭中响起机器轰鸣声,惊醒山林的寂静。通过对“新开发的公路”这个新生事物的描绘,来借喻新中国开天辟地的变化。此作中关山月巧妙地以山野猿猴惊异于山河之变,进而从侧面揭示画面主题,别具才情。

  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曾为晚年的关山月做过秘书,陈湘波表示:“关山月的作品随时代而动,一生都在力求把握时代精神。在作品中融入社会生活的鲜活感受,有效地拓展传统笔墨的内涵。”

  

  关山月《绿色长城》

  在古稀之年,关山月仍创作不断,并达到新的水平。这个时期的作品在保持写实性的同时,加入了笔墨、意境等传统中国画的成分。笔触更为老辣奔放,构图更为简洁,画面更为丰富含蓄。从对“形”的关注升华为对“神”的关注,注重笔墨意趣。《绿色长城》是很经典的作品,“他大胆地借用了西洋油画和中国画传统大青绿相结合手法,大面积运用石绿,强调色彩的感体力度,达到色不碍墨、墨不碍色的艺术效果。不仅表现出具有中国画南方海岸风情和时代色彩的‘绿色长城’,也暗喻了那个时代沿海人民众志成城改造自然和保疆卫国的精神和力量。”陈湘波表示。

  众所周知,关山月的梅画也是一绝。在中国传统美术中,梅花象征孤傲、高雅。而关山月的梅花,枝干如铁、繁花似火,雄浑厚重、清丽秀逸。创作于1973年的《俏不争春》,一洗前人疏枝瘦萼、孤高绝世的格调,成为当时花鸟画创作的榜样,为关山月赢得了家喻户晓的巨大声誉。

  阳江市关山月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关基活说,关山月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是鲜明的时代精神和个人艺术技巧完美结合的典范。在美术界,普遍认为关山月的国画突破了传统山水画的平远和高远,在透视上吸收了西方绘画的元素,有光影效果,但同时保留了中国画的韵味,将西画和中国画传统结合得很完美,在专业上备受认可。

  黎雄才:“黎家山水”见心胸

  

  寻访:晚年画出68米“珠江长卷”

  在肇庆高要,与黎雄才有关的展馆有两处,一处位于高要城区的黎雄才艺术馆;一处位于高要白土镇坑尾村的雄才故居展馆。虽然展馆仅两处,但高要将“雄才故里”作为城市名片,黎雄才的影响实则处处可见。

  捐给家乡名家精品217幅

  黎雄才艺术馆建成于1993年。馆长戴晋林告诉记者,艺术馆占地面积近万平方米,主楼高三层,两侧连楼高两层。记者在现场看到,主楼立面和大门正中,均有“黎雄才艺术馆”六个大字,它是由书法泰斗启功先生所题。

  

  黎雄才艺术馆 图/陈强

  走进艺术馆,首先吸引记者注意的是一幅山水巨制。“这是黎老真迹,画作名叫《黄河》,长5.95米、高2.4米。”戴晋林介绍:“ 艺术馆开馆后不久,黎雄才就把它送到艺术馆,指明要安放在中庭大厅。”

  “《黄河》原是黎雄才1975年为广交会所作,后变得残旧甚至出现破损,黎雄才出资重新补缀揭裱,又无偿捐赠给家乡。”戴晋林说。

  不止于此,黎雄才无偿捐给家乡艺术馆的名家丹青墨宝共217幅,其中101幅是黎雄才个人创作的艺术精品,另有两幅为黎雄才与其恩师高剑父合作的精品。在当年的捐赠仪式上,黎雄才说:“今天我把精品赠给艺术馆是对家乡人民的回报,今后就是人民的共同的财富。”

  

  黎雄才赠予《羊城晚报》的作品

  不仅对家乡慷慨,黎雄才还曾将画作赠予《羊城晚报》,以祝福《羊城晚报》。

  晚年时,黎雄才把自己多年力作大部分捐出,比如150幅力作捐给广州艺博院,还有200余幅精品、手稿留在了岭南画派纪念馆。2012年,黎雄才家人将《武汉防汛图》的相关写生稿及资料数十件捐献给了中国美术馆,与《武汉防汛图》一同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笔下有祖国壮丽山河

  戴晋林告诉记者,艺术馆二楼,常年都在展出黎雄才的画作,而且展品会不时更换。“‘黎家山水黎家松’,我们艺术馆珍藏也以黎雄才山水画居多,也有他画的花鸟、人物,但占比小。”记者在二楼看到,画作内容有湖南韶山、海南五指山、肇庆鼎湖山乃至海外的朝鲜等地。

  与黎雄才相交多年的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于风曾指出,1949年后,黎雄才的艺术生涯进一步开辟了新的天地。“特别是20世纪50年代以后,黎氏的山水画已逐渐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他笔下的山石树木,使人体味到大自然的社会性和时代感,是画家对祖国壮丽山川的放声高歌”。

  20世纪80年代,黎雄才曾有一个宏愿,将“两江”(长江、珠江)“一河”(黄河)以长卷形式分别写下它们由发源到入海的全貌。可惜一则年事已高,再加两次摔伤骨折,行动不便,只完成了《珠江长卷》部分,达68米。

  点评:雄放笔触描绘革命圣地与先驱

  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林墉指出,黎雄才是岭南画派中早负名望、才情焕发的中坚。

  

  黎雄才《护林》 中国美术馆藏

  著名学者容庚先生撰有《黎雄才小传》二千言,记黎雄才在艺术上取得的成就甚详:“擅长山水,并及花鸟,能合新旧两派而镕冶之。早年在岭南之作,多以山林秋色、烟云雨景为题材,显示幽静雅洁风格,爱好自然情趣。西北旅行后,作风一变而为气势恢弘沉雄朴茂,以巨幅见长。”

  黎雄才以山水画著称,有“黎家山水”之美誉。著名学者、《广州大典》顾问王贵忱认为,为人们赞誉的“黎家山水”,通常是指黎雄才的意境清华,特别是形象美、色彩美见胜的青绿山水。“其青绿山水,皆从写生中提取素材,既写实,又写意,展卷读来易于接受,境界旷达美秀,深得雅俗共济妙致”。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于风认为,在黎雄才众多的作品当中,有两类作品特别值得注意:首先是他以雄放的笔触对许多革命圣地的描绘,无不蕴含着在新的历史背景下,画家对革命先驱的崇敬之情;其次,他的作品中,表现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题材,也占有相当的比重,他这类作品,热情讴歌了人民建设事业的发展,记录了祖国欣欣向荣的新气象,比如《武汉防汛图》。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梁江教授认为,作为与关山月相提并论的岭南画派中坚画家,黎雄才作出了重要贡献。其成就主要在于:一、继承和拓展了岭南画派的艺术;二、创作了《武汉防汛图》《朱砂冲哨口》等标示20世纪中国画成就的经典作品;三、以富于个性特征的笔墨语言丰富了20世纪山水画的表现力;四、为新美术教育体系提供了新鲜而重要的经验。由是,黎雄才的意义,不仅在于岭南画派,更在于生机郁勃的20世纪中国画坛。

  

  关山月(1912—2000)广东阳江人

  原名关泽霈,拜师“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剑父,岭南画派第二代代表人物之一。

  作品人物、花卉、山水均十分出色。一生致力于传统技法的继承,创新和发展,坚持深入生活进行写生创作,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1949年后,从事美术教育和创作。与傅抱石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悬挂在人民大会堂里。曾任广东画院院长、广州美院教授、全国文联委员等。

  代表作《江山如此多娇》《俏不争春》《绿色长城》《天山牧歌》等。

  黎雄才(1910-2001) 广东高要人

  国画家、美术教育家、岭南画派重要代表之一。七岁起即在父亲指导下临摹古画,1926年拜高剑父为师,次年入春睡画院学习,1932年留学日本东京美术学校。曾任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副院长,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

  以山水画著称,尤以巨幅见长,写松最享盛名,蜚声海内外,有“黎家山水”之美誉。偶尔也作花鸟画,同样体现了状物精微、笔精墨妙的特点。

  代表作品有《武汉防汛图》《潇湘夜雨》《一览众山小》《护林》《峨眉洗象池》等。所著《黎雄才山水画谱》,被视为具有经典意义的山水画教科书之一。

  编辑:邬嘉宏